Анна Иосифовна Плетнёва

安娜·约瑟沃夫娜·普列特涅娃

师承涅高兹,不服不分辩

脾气不好,不想科普任何简单问题

严肃艺术与严肃文学

专治小资产阶级造作情绪

读圣贤书,行仁义事

用老夫的翻译麻烦先要个授权谢谢

十分繁忙,恕不接活,多谢理解

音乐和语言之神将天赋洒满人间

老夫却撑了把伞

子博id:igorprince

Quentin穿着我的北极熊爪子拖鞋兴奋得在房间跳来跳去,“我喜欢这对爪子,特别称我,因为我就是差不多北极熊来的。”

“你挺乐观,”我一把抓住他苍白的手指,“一般白化病人的童年都很悲惨,你还能拿自己开玩笑。”

“我很幸运,出生在巴黎的富人区,孩子们都很有教养。当然小孩子可以很恶毒,但是学校里的肥仔们比我受的欺负多多了,相信我。”

……

“把灯关掉好吗?”Quentin眨了眨他因为白化病所以颜色特别浅的眼睛,一翻身把我压在下面,我能看见他的瞳孔突然放大了,银白色的睫毛扇动,“我眼睛受不了。”

他的舌头卷进我的耳窝里,带着潮湿的热度。

“我不关的话你会怎么样?”

“我会生气。”

……

我翻了个身,Quentin搂着我,呼吸沉重,我的手抚过他光洁的脊背。他可真瘦,我能一节一节地数出他的脊椎。

“Quentin,你喜欢我吗?”

“喜欢,你很可爱,但是我还在试图弄清你是什么样的人。”

“因为我们今天刚刚认识。”

“不是,我看不清你。”

……

“爱情是过去了,米卡!”卡嘉又开始说,“但是过去的一切对我来说简直宝贵得使我心疼。这一点你要永远记住。但现在,这一会儿,就让本来可以出现的事仿佛暂时地出现一下吧。”她苦笑着嘟囔说,又快乐地看着他的眼睛。“你现在爱另一个人,我也爱另一个人。但是尽管这样我还是会永远爱你,你也会永远爱我,你知道不知道?你听着,你应该爱我,一辈子爱我!”她大声说,声音里带着近乎威吓的战栗。

“我会爱你的……你知道,卡嘉,”米卡开口说,几乎每一个字都喘着气,“你知道,我在五天以前,那个晚上……当你倒下地来,人家把你抬出去的时候,也是爱你的。……一辈子爱你!一定会这样,永远会这样。……”

……

“放肖邦吧,求你啦。”

“做爱的时候听肖邦,你品味很独特啊……”

“那怎么办!”他委屈巴巴地冲我嚷嚷,“你又看不上德沃夏克!”

评论(4)

热度(29)

  1. 雨汐和晞。Анна Иосифовна Плетнёва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La plaisanterie
    hhhh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