Анна Иосифовна Плетнёва

安娜·约瑟沃夫娜·普列特涅娃

师承涅高兹,不服不分辩

脾气不好,不想科普任何简单问题

严肃艺术与严肃文学

专治小资产阶级造作情绪

读圣贤书,行仁义事

用老夫的翻译麻烦先要个授权谢谢

十分繁忙,恕不接活,多谢理解

音乐和语言之神将天赋洒满人间

老夫却撑了把伞

子博id:igorprince

Князь Игорь:

他听见安妞什卡低声说:


“只要你愿意,我们就开车走,我们去意大利,我想在那里做 爱……”


她笑了,冲弗洛奇卡噘起嘴唇:


“你想吗?快说呀,快告诉我!”


“那你别的小情人呢?”他似笑非笑地反对到。


安妞什卡捏紧了拳头。


“那些人!我讨厌他们!……不,不,你和我一起去,就我们俩,听见了吗?真不知羞耻,瞧……”


她弯下腰,神秘地指指自己睫毛下的阴影:


“这里是你,你知道吗?”


“听好了,美人,”他低声说,一边捻弄她的头发一边朗诵道:


“妈妈,我情愿我们为此死去,
她大声说。
这是第一次,
夫人,也是最好的一次……”


“我能吻吻你吗?”弗洛奇卡问。


她伸过脸颊,嘟起一角涂着鲜血一样红的唇膏的小嘴。


“你的唇膏太红了,安妞什卡。”


“就得这样。我脸色不好,老得太快,烟抽得太多,情人也太多。”


“当然……女人都是那么愚蠢,”弗洛奇卡嘟哝道,“而你,你还得加上放荡……”


“我太喜欢做 爱了,”她半闭上眼睛,咕哝道。


“你知道我什么也没有,一个子儿也没有吗?”


“我知道,但是我有钱。”


“我可怜的安妞什卡,你真是疯了……你从多大就开始爱了?我想……”


“啊,弗洛奇卡,我多么渴望爱啊!”

评论

热度(30)

  1. AyuАнна Иосифовна Плетнёва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Анна Иосифовна ПлетнёваКнязь Игорь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