Анна Иосифовна Плетнёва

安娜·约瑟沃夫娜·普列特涅娃

师承涅高兹,不服不分辩

脾气不好,不想科普任何简单问题

严肃艺术与严肃文学

专治小资产阶级造作情绪

读圣贤书,行仁义事

用老夫的翻译麻烦先要个授权谢谢

十分繁忙,恕不接活,多谢理解

音乐和语言之神将天赋洒满人间

老夫却撑了把伞

子博id:igorprince

听不了的请走下一条po,这个好像太新了有的人版本不够听不了。

阿格里奇的新CD,Lugano现场22CD。这一首我要单独拿出来说,精灵幻想曲,分四乐章,作曲是普列特涅夫。

普列特涅夫在2006年旅居瑞士期间创作的作品,为双钢琴、室内乐团所作,一钢阿格里奇,二钢莫吉勒夫斯基,指挥普列特涅夫。

关于这部作品,能明显听出非常多的老柴,普罗,老肖的套路,还有普神作品中一贯的恶趣味和嘲讽味:我就算用套路都比你们写得好!

(我:听听这作曲,当代作曲家都可以去吃屎了
友:当代屎都不配吃😂)

关于作曲,在这里贴一段普列特涅夫的访谈原文:
一方面,因为前人已经写出了这么多美好的音乐;另一方面,当你不断地演奏其他作曲家的作品,我指的不但是从头弹到尾,而且还是不断地体验,在这种情况下,你很难去作曲,因为受到影响太大了。
我认为,这些音乐(现代音乐)无法流传后世。有实验精神是很好,但是除了实验以外,也必须要能引起感动。而这些音乐没有感动,只有太多的实验。
这些现代音乐,完全没有情感的成分,大家只要看看它们的结构就可以了。只要不去演奏这种音乐,它们“听”起来还好听些。我其实很喜欢看它们的谱,因为看起来很漂亮。(太黑了😂😂😂)

评论

热度(40)